首页» 党建文化» 养心殿» 报刊摘要» 我们无权不殇思(四)

我们无权不殇思(四)

作者:综合办公室    来源:综合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4-03-14    点击:次    【字号:    

 

 
    19世纪中叶是东亚地缘政治大变局的时代,中日两国几乎同时遭到来自海上西方国家的挑战而开始近代化改革,但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中日甲午战争,是日本明治维新后对外扩张政策的总暴露,是一场精心谋划、准备和实施的侵华战争。
    
确立“大陆政策”——北上南下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当中国遭受鸦片战争厄运的时候,日本也在1853年被迫开国。日本是一个岛国,四面环海,陆地狭小,资源匮乏,危机感更强。1868年明治天皇登基后便发布了《御笔信》,确立“大陆政策”。明治这一政策的首要目标是征服中国大陆,其方向有二:一是向北,越过朝鲜海峡“征韩”,继而进入中国东北、华北和进一步觊觎俄远东地区;二是向南,越过琉球进犯台湾,以台湾为跳板进入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和进一步征服吕宋(今菲律宾)等南洋诸国。
    1873年,日本借交换中日条约批准书之机,派使者副岛种臣和柳原前光来华“访问”,而其真实目的是为了弄清中国与朝鲜的确切关系,以便向朝鲜敲门;同时亦为刺探中国对琉球的立场,为进一步吞并琉球和谋取台湾做准备。从此,日本开始在南北两个方向发展:
    吞并琉球。琉球从14世纪起接受中国明朝皇帝的册封,建立了藩属关系。17世纪初日本染指琉球,迫使琉球同时藩属日本。1872年日本单方面宣布琉球国属于日本,1875年废止其与中国的宗藩关系,1879年改琉球国为冲绳县,将距离日本最近的岛国琉球侵吞。
    侵略台湾。1874年,日本悍然发动了侵略中国台湾的战争。最后,经英、美、法调停,中日签订《台事专条》,日本写入此次侵台是“保民义举”的字眼,精心设计了让中国实际承认琉球属于日本的阴谋,并向中国索取50万两白银而撤兵。
    进犯朝鲜。1874年日本退出台湾,第二年便派出军舰“云扬”号北上朝鲜,制造了“江华岛事件”,逼迫朝鲜签署《江华条约》向日本开国。1882年和1884年,日本借朝鲜的“壬午兵变”和“甲申政变”,两次登陆朝鲜干涉其内政,结果都被中国迅速派出的陆、海军慑止。但日本先后通过与朝鲜签订《济物浦条约》和《汉城条约》,获得了与中国同等的在朝驻兵权利;1885年,日本利用签订中日《天津条约》的机会,又取得了与中国同等的向朝鲜派兵和撤兵权利,为9年后日本出兵朝鲜、挑起甲午战争创造了条件。
    
制定作战构想——剑指中国
   
    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小川又次提出了《清国征讨策案》。该文件对当时中国的军事实力、防御部署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作了全面评估,提出日本应自本年开始,以五年为期完成对华作战的准备,争取在中国尚弱之时加以攻击。具体作战计划是,以日本海军击败中国海军,并由海军掩护陆军8个师团远征中国,其中6个师团在中国北方的直隶湾登陆,2个师团进入长江攻占沿岸要冲之地,最终实现攻陷北京、擒拿清帝、使中国乞降于阵前的目的。
    《清国征讨策案》特别指出了海军的作用,认为对中国的战争,“压制其海上为第一步”。《清国征讨策案》对中国海军现状做了分析,指出中国本有北洋、南洋、福建和广东4支水师,但福建水师已在中法战争中遭到重创,广东水师虽有数十艘舰船,但基本上都是木造脆弱之军舰,所以中国可出海作战者唯有南北两洋的军舰。日本要在5年后进攻中国,就要使用最大限度之财力扩充海军。
    日本参谋本部对小川又次拟定的《清国征讨策案》极为重视。海军随即拟定了6份作战计划,提出海军在对华作战中主要任务有三:一是与北洋舰队决斗,将其击溃,以保证陆军在直隶湾登陆的安全;二是攻占旅顺和威海,以之为海军之前进根据地;三是选择进攻北京之登陆地点,掩护陆军渡海及登陆。
    由此可见,至188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目标明确,进攻中国的作战构想已经非常完整、具体,最终目标显然是灭亡中国。
    
开动战争机器——扩军备战
   
    在日本整个扩军备战中,其近代化海军发展占据重要地位。1886年后,日本海军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明治天皇颁布海军条例,规定了军区、军港和镇守府的基本职责,海军编为常备的大舰队、中舰队和小舰队。明治天皇发出号召,以皇室捐款、大臣捐薪、发行公债等方式集资,高薪聘请法国著名舰船设计师设计专门针对中国的新型军舰,并在国内和国外同时造舰,“松岛”等“三景舰”就是这时制造的。1890年,日本又提出海军扩张案,先后购买和制造了2439吨的“千代田”、4160吨的“吉野”、3172吨的“秋津洲”等3艘新式巡洋舰。其中“吉野”购自英国,速度达23节,是当时世界上航速最快的巡洋舰。
    在指挥军官的培养方面,日本从1869年开始建立海军兵学校培养海军初级军官,后发展为江田岛海军学校,到1894年共有21期学生毕业,其中700人参加了甲午战争。1888年又在东京建立海军大学,培养高级参谋指挥人才,并有大量海军留学生留学欧美。
    此外,日本将中国作为主要侵略目标后,还启动了情报战,不断向中国派遣各类间谍,在中国建立了诸如东洋学馆、日清贸易研究所等间谍机构。这些日本间谍穿着中国服装,说着一口流利汉语,扮成洋行职员、游学者、商贩、僧人、农民、渔民、船夫、工役、乞丐等各种身份的中国人,侦察搜集各种情报,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到地理形势和风土人情,几乎无所不包。
    进入1894年,日本发动对华战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此时日本陆军能够出国作战的机动兵力已有7个野战师团12万多人;海军共有大小军舰31艘,鱼雷艇24艘,总排水量6.1万余吨。6月5日,日本成立了由天皇直接统辖的、以参谋总长为幕僚长、参谋次长为陆军参谋官、海军军令部长为海军参谋官的战时最高指挥机构——大本营。至此,日本完成了对华战争的所有军事准备。
    
无视国际公法——挑起战争
   
    1894年春天,朝鲜半岛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6月3日,朝鲜李氏王朝请求中国派兵助剿。清廷根据中日《天津条约》照会日本政府,说明中国派兵是应朝鲜政府请求,属于“保护属邦旧例”。此前,日本居心叵测地多次通过外交途径怂恿中国尽快出兵,表示日本政府“必无他意”。清廷竟轻信了日本的保证,毫无顾虑地钻进了圈套。6月4日晨,北洋海军“济远”、“扬威”两舰赶赴仁川;6月6日,直隶提督叶志超和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率2000余淮军渡海前往朝鲜牙山。
    当叶志超、聂士成所部清军于6月12日在朝鲜半岛牙山湾完成登陆时,日军先遣队和8艘军舰也已进抵朝鲜,7000余人的混成旅团开始登陆仁川。事实上,此时朝鲜形势已经趋缓,当中国提出按照《天津条约》双方撤兵时却被日本拒绝。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在后来回忆这段历史时公开承认他就是“想借此好题目”,如果不能协调双方关系,便“索性促其彻底决裂”。
    7月17日,日本召开第一次大本营御前会议,决定发动战争。7月21日,中国向朝鲜牙山的增兵计划开始实施,清政府仍以为日本不会挑起战争,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但出于安全考虑,中国雇佣了英国公司的“爱仁”、“高升”、“飞鲸”3艘商船运兵,认为这至少可以让日本顾忌“万国公例”而不敢擅自攻击。22日,北洋海军3艘军舰奉命从威海出发驶向牙山护航。
    然而,日本通过在华间谍系统获取了中国向朝鲜牙山运兵和护航的详细计划。7月23日,日本联合舰队主力起航前往牙山。7月25日,双方军舰在朝鲜丰岛海域相遇,早有准备的日本海军完全不理睬什么“万国公例”,发动突然袭击,不宣而战,挑起了丰岛海战。日本海军不但攻击军舰,而且不顾英籍商船“高升”号船长的一再交涉,击沉了“高升”号,并对落水者痛下杀手,使870名清军葬身大海。8月1日,中日两国同时宣战。
    
调整作战计划——陆海并进
   
    甲午战争有陆海两个战场,这是因为日本的既定作战计划是进犯中国领土,在直隶平原与清军决战,侵略乃至灭亡中国。为达到这一目的,必须陆海并进、协同作战。
    日本在发动丰岛海战的同时,登陆朝鲜的日陆军第一军也积极进攻,占领牙山,夺取成欢,将入朝清军聂士成部和叶志超部全部压缩到平壤。丰岛海战后,日本联合舰队在朝鲜西海岸搜索北洋海军,寻找主力决战的机会,以取得黄海制海权,但一直到8月中旬始终不见北洋海军踪迹。日军大本营决定调整投送陆军在直隶湾大举登陆的原计划,首先发动平壤战役,占领朝鲜全境,然后进攻中国本土。终于,9月17日,日本联合舰队在黄海大东沟海域遭遇北洋舰队主力,遂进行了人类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全部蒸汽动力舰队对阵的黄海海战,整个海战长达5个小时。北洋海军5舰沉毁、4舰受伤。日本联合舰队4舰重伤,却未沉一舰。
    黄海海战后,日本陆军第一军占领了朝鲜全境,但日本海军并没有完全实现消灭北洋海军、取得黄海制海权的目标,“定远”、“镇远”铁甲巨舰对其下一步实现运兵渤海湾、登陆直隶平原与清军决战的计划仍构成威胁。日军大本营决定发动辽东半岛战役,具体计划是:陆军第一军从朝鲜过鸭绿江,新编陆军第二军共约2.4万余人由联合舰队护送登陆花园口,两军由陆路和海路同时入侵中国本土。结果,其陆海两路全部实现作战计划,日军攻陷旅顺,连续4天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辽东半岛战役后已进入隆冬。日军大本营再次调整作战计划,组建山东作战军,在荣成湾登陆,从后路包抄,而联合舰队在海上协同作战,进攻威海,目标是彻底消灭北洋海军。日军再次实现了山东半岛的作战计划,与日本联合舰队形成陆海夹击,最后将北洋海军围困在刘公岛军港,全军覆灭。
    1895年4月,中日签署《马关条约》,日本获得2.3亿两白银的战争赔款,并侵吞了中国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包括钓鱼岛。
    中日甲午战争是日本明治政府精心谋划、准备和实施的一场非正义的侵略中国的战争,这场战争在日本崛起的过程中具有重要地位,也是日本从此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起点。今天,安倍政府不断无中生有制造事端,渲染“中国威胁论”,将40多年来两国修复关系的努力归零,并企图抛弃日本和平宪法,挑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时值甲午120周年,不能不倍加引起人们对日本重蹈军国主义老路的担心和警惕。(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张炜)

相关文章

打 印关 闭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